我也不知道莫尼卡.贝鲁奇到底有多美,这片子忠实地反映了男人最大的弱点——不够坦诚

点击PLAY键的时候 想起《男孩不哭》和《黑色大丽花》 忍不住对熊说
大部分美国片像大部分韩国片一样 总是让我失望
唯一的好处是它看来不会让人感觉太沉重

          西西里的地中海风情很能衬托女性的美,尤其是莫尼卡.贝鲁奇这位由意大利奇迹之称的绝世尤物扮演女主角马宁那的时候。所以一个女性朋友在看完这部片子的时候,一切都想不起来,只留下莫尼卡.贝鲁奇的印象,你不是喜欢巴乔吗?我问.她说:但是那个女人真的太美了.
      
          这是个很理所当然的道理,派拉蒙在创办派拉蒙电影公司的时候就明白这个道理,他说:看电影就是要看俊男靓女,所以他的公司催生了美国电影早期一大批明星.但是在了解这部片子的几年之前,在卖盗版光碟的地方徘徊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莫尼卡.贝鲁奇到底有多美,而且那光碟的封面是呼还打着***的旗号,对于这种在文艺中加入***的片子,有时候就会显得不那么和谐,既不文艺又不***,搞得上半身和下半身都得不到纯粹的满足.所以我没有打算看着部片子.

《末》已经被冠以太多“女性主义”与“公路电影”新开拓者的头衔。而从男性的角度来看
这片子忠实地反映了男人最大的弱点——不够坦诚
尤其不坦诚自己的软弱。即使女人拿枪指着他们的心脏
他们也还是表现得自以为是 认为女人没有那胆量。而真正没胆量的恰恰是男人
他们以对待女人的强势甚至镇压来成全自己的尊严
这是男人最大的悲哀。我始终认为互相的坦诚是促成双方平等的关键
可真相往往带着不可调和的逆因子。男人与女人的战斗胜负各半
而胜者往往历经了惨败

          后来<后窗看电影>上,一个家伙居然拿这不片子和梁家辉的<情人>作比较,谈了一下’成长’的问题,而且这时候我已经看了朱塞佩.托那多雷的<天堂电影院>,他导演的文艺片看着不累,思路清晰,感觉非常温馨,所以,感觉这样的片子还比较适合我这样的半熟少年吧,既要装层次,又不能装的象学院的老教授那样古板,否则,怎么能教育好下一代呢?特吕拂的《400击》,那个老师高叫着:看吧,这就是法蓝西的未来。对于上一代对下一代无谓的担忧,我已经见过不少事例了,有一次我甚至深沉的对我伟大的母亲说:妈妈,你儿子再坏能坏到哪儿去呢?你对我的影响能比得上这个时代对我的影响吗?之所以有些事情不告诉你,就是怕你担心啊!一个男人之所以能成为一个男人,是他心里有一些仅仅属于自己的事情,所以,你必须原谅我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告诉你。

片子的结尾还是让我有了“夸父逐日”般的悲壮感受。倘若我有这样一场旅行
我大约也会考虑以壮美地死亡去结束生命。旅途中经历了的是很多人长长的一生都遇不到的事情。被逼迫着接近死亡
同时也被逼迫着接近真理。这自然绝不是一部让我失望的美国片

          那么,妈妈,你肯定会有机会看到我的这些文字的,所以我在任何一篇自己的文字里面都很坦率,我想谈到的太多了,以至于看上去几乎全是空话。

          那么,我在这部电影里面看到什么了呢?同样,我也是看到一个少年的成长,少年在旁观马玲那的生活中得到成长,马宁娜在他心里如同一部***,但同时马宁娜在他心里始终是纯洁的,那种高贵的纯洁如此的深入内心,以至于她被那些女人殴打的时候她毫无反抗,只是后来,他丈夫从战场上回来,她挽着丈夫的手,平静的走过全镇的街道。然后,那些女人们都达成了谅解,马宁娜也离开了镇子。少年也度过了自己的青春期。

          他如同一个镜头,窥视了了马宁娜的一切,证明了马宁娜的纯洁,他象一个怀着童真的影子,用最单纯的眼光给马宁娜的丈夫写信,那时侯我明白了一个电影人说过的话:如果你内心是单纯的,这个世界就是单纯的。
 
          他给马宁娜写信,然后把每一封信抛进大海,同时马宁娜也是他性幻想的对象,有人说过:一个女人能成为男人们性幻想的对象,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可以从本我超我自我的进化心理学论述这个观点,可以从女权主义的身体资本论述这个观点,也可以鄙视的认为这是一种肮脏恶心下流的观点,事实上,思想解放,文化繁荣和女权主义运动就是息息相关的.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女性对自我的认知,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是很缓慢压抑的,除了李银河走在时代之前以外,有多少人敢站出来倡导女性的自我意识.
 
          一个导演,之所以能叫做艺术家,就是因为本质上,他们是在赤裸裸的讨论这样问题,但是他们又必须考虑大众的接受程度,阿尔莫多瓦导演过《活色生香》,《关于物品母亲的一切》,在犯罪、肉欲、暴力、激情、绑架、强暴,这些为感官刺激设计的手段背后,是他对死亡,宗教,爱情…各种题材的思考。这样的人是坦率的,他小时侯有过被神甫性侵害的经历,长大后他又成为了一个同性恋,他们不忌讳这些话
题,只要看看他的作品就知道。

          比起阿尔莫多瓦来,朱塞佩.托那多蕾的作品更“正常”一些,更接近普通人的生活。所谓正常,是一个很主观的概念,比如男人的成长,在我们的电影作品中表现不多.男人是由性而爱,女人是由爱而性的,这是互补而不是矛盾冲突。在朱塞佩.托那多蕾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天堂电影院中》,我们看到两个男人的第一次是如何发生的。前者,是被父亲带到妓院里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后者,是在一个无所谓女人的身上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感觉是那么的草率。

          在男人和女人的第一次问题上,男人的往往是短暂的,他知道什么是性了,才会知道怎么去爱,去生活。女人的第一次往往伴随着一段难忘的感情。但是本人极度反感那些失恋女人说:男人都是不负责的人,一句话,把她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那些女人因此自以为是的在道德上凌驾于男人之上,我是鄙视这样的人的.

          男人和女人的社会功能决定了这些!靠!妈的,我思维一向清晰却发现说不清楚这点,除了用电影。靠!不说了,免得你看着累,我写起也累。不要在第一次的问题上纠缠不清,那只是人生的一个小小插曲,至少导演是这么表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