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现在我还会时不时的走神想着要不要去搞一张暮光3的D9,漂亮的长腿长发少女跟素食吸血鬼相爱了

          
           Editor’s Note:
这是一篇龟毛的影评,要看真爱跟感动的少男少女,最好先飘走。

我的书架上有两百多张D9等着我看,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上土豆看了三遍暮光3。三遍啊,而且是枪版,没字幕。

          

我努力的说服自己不能再看第456遍了,戒断的过程充满了痛苦,那几天我几乎无法集中精力干任何事情,直到现在我还会时不时的走神想着要不要去搞一张暮光3的D9,来个三集连放。这个状态让我十分困惑,难道是中邪了吗?作为一个几近偏执的还原论者,不把这件事情想明白,我是不会罢休的。

           Twilight Saga New Moon
(之后都叫新月)是一部适合假期里看的电影,但是受众也只大抵限于荷尔蒙旺盛的少男少女跟低年级大学本科生。情节太梦幻,画面太意淫,感情太浪漫,当然对白也太脑残,爱字挂在嘴边,说得比f词都勤,听多了以为我爱你是我x你。

很神奇,在我广泛阅读了有关博弈论,物理学,生物学,心理学和环境科学的书籍之后,我居然有点头绪了。

           正所谓什么年纪干什么事情,少男少女的钱是最好赚的。这个年纪的观众还是满脑子幻想的,浪漫主义的虚无的,总之很容易就达到高潮了,又很容易就坠入低谷,一浪接一浪很是自high。这个时候去看这么一场用脚趾头就能想到结尾的电影,不过是要的那个意淫跟high的过程吧。漂亮的长腿长发少女跟素食吸血鬼相爱了,可惜素食吸血鬼的家人还有戒不掉荤腥的,素食吸血鬼觉得只有永久离开才能让少女顺利平常长大,他觉得这就是爱咯。于是一百多岁的情圣吸血鬼转身走了。少女一下子就虚无绝望了,茶不思饭不想,就是要等着吸血鬼回来,于是做许多疯狂的事情,只为看见神奇的吸血鬼幻象警告她,不要给老子走极端…

首先,这是一部关于爱的电影。

           如果说只穿高级定制男装的吸血鬼大哥是苍白阴郁纠结,那在他之后一直保护小少女半裸上身狼人弟弟兼职就是荷尔蒙跟肌肉爆棚的。那个你最爱的他为了他的灵魂平静走掉了,还有我无私付出来守护你,救你于囹圄,开解你于绝望的深渊,保护你追赶红头发吃荤的吸血鬼。最后那个你最爱的回到你身边了,我挣扎个两下子,愤怒两下变成狼人吼两句,还是眼神温顺悲情地退出鸟…意淫的电影告诉你,有时候三角关系才是最稳定的牢靠的保护。

I love you. 和 I want to fuck you.
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理感受。区别在哪里呢?

           这确实是一部青少年假期电影,且更适合小姑娘。片中有两种类型的男人,且两种类型都爱你保护你,你也可能爱上他们。苍白阴郁但深情的吸血鬼们,他们打扮入时笑容暧昧,释放阴柔的性感;生猛健美的狼人们,他们因为要时常变身,所以都不穿上衣,肌肉就是最硬最直观的性感。这两个类型的帅锅大抵已经可以满足一般小姑娘的两种不同偏好了,学校里漂亮精致绅士的忧郁男同学或者笃定敦实的运动狂人…

假设一个吸血鬼让你产生了性冲动,而后你得知和他保持长期性关系意味着你将冒着生命危险,意味着你将永远离开你的亲人,意味着你将从此生活在阴暗之中,意味着一种超越一切的对于血的欲望将会永远永远控制着你。你依然会义无反顾的投入到这段系中只因为你想长期的和他发生性行为?显然不可能。

           作为一部意淫的片子,无论是大野狼追着红头发女吸血鬼在树林中奔跑的慢镜头,还是吸血鬼朝你走来时脸上带着调情的坏笑,都配着虚幻的流行乐,要的不是惊悚,要的是sm一样的自high。当然最意淫的是故事的情节,它告诉满脑子幻想女孩子们,当一个你最爱的人消失之后,又不断线接茬来一个默默最爱你的备胎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总之是不能闲着,荷尔蒙一定要找个地方释放才行。

同样的,假设一个狼人让你产生了性冲动,而和他保持长期关系意味着他随时有可能情绪失控将你斯成碎片或使你毁容,估计你也早就溜之大吉了。

           所以当影片最后吸血鬼大哥深情地说Marry
Me的时候,我又心理阴暗地觉得这是等同于我爱你一样地骂人…这个山寨的结尾,满是空洞意淫高潮后的无力感。一部青少年意淫大片,唯一的现实意义倒不是All
you need is Love, 而是All you need is another man…所谓备胎是王道。
           
 ——————————————————————————
            去年最后一天我生病流涕躲在barnes and
noble歇着看书的时候,身边的地毯上坐着倆看样子来自中部州到纽约旅游地姐妹,都孜孜不倦地拿着twilight小说看,表情严肃凝重。而更多的少男少女们,走进书店就径直奔向黑红相见的书堆,我看看她们,再看看我手里的paul
auster,
心满意足地想,我老了。只是作为一砣不招人待见的怪人,我在她们的年纪,也大概不会对这书有兴趣。。。
           
            写完论文赶完作业开始放假的时候,混在少男少女中间去看这电影,听他们听到脑残的对白仍然笑点很高地会心大笑,是件虚无又美好的事情,哪怕我脸上带着坏笑,但仍然觉得脑子得到了休息,也着实有害怕的时候。而唯一的共鸣只是那个姑娘说吸血鬼走后她胸口像被打了个大洞,很痛很痛。哎,这种感觉,我知道是真实的。所以我要无耻地写下观后感。

显然,这部电影讲的不是一个女主角在和哪个sexy boy
上床之间犹豫不决。这是它和色情片之间的本质差别。

爱是这样一种东西:可以为之放弃一切,就像the weepies
歌中唱的那样——Nothing else will do, I gotta have you..

这部电影讲的是女主角在爱哪个男主角之间犹豫不决。如果你逻辑清晰,你可能已经想到了,所有的琼瑶剧和青春偶像剧讲的也都是爱情故事,这依然不能改变它很狗血的事实。区别在哪里呢?使爱情故事彼此不同的不是爱情本身,而是爱的原因。

相信我,爱都是有原因的,虽然彼此相爱的人们可能无法用语言表达,就像基因控制着我们的很多行为,无论我们知道还是不知道它的存在。这个原因不一定要在故事中挑明(比如女主角不停的追问,你到底为什么爱我,男主角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答案,然后有一个动人的告白时刻),但它是故事的基石,一切都建立在这个原因之上,它也许不能被我们所表达,但是一定能够被我们所感知,任何不符合这个原因的行为和选择都逃不出我们的法眼。

最低级的爱情故事是这样的:I love you because I just love you..
这样的故事一定很脑残,通常是一群无比花痴的人做着各种毫无逻辑的事情。

好一点的是这样的:I love you because everybody loves you. But why that
you love me? I have no
idea.少女漫画通常都是这个类型的。如果一部少女漫画脱离了这个低级的模式,它一定会成为经典,比如《Mars》(《战神》)。

再提升一个级别是这样的:we love each other because we understand each
other.
大部分高质量的爱情故事集中在这一个级别中。这是爱情故事不同于绝大多数电视剧和不同于我们的真实生活的地方。只有当你如此独特,绝大多数人都不理解你时,这个理解你的人才会显得与众不同,才会有爱情产生。

最后,还有一个超越一般级别之上的顶级:I love you because you are
everything any human could ever wanted.
我爱你因为你是完美的。这样的电影通常已经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因为你要首先回答什么是完美的。

任何一个真实的人类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所以Edward是吸血鬼,Jacob是狼人,他们代表了我们认为完美的两种类型。

我总是很奇怪,每当Jacob赤裸着上身出镜时,大家想到的都只有性感。为什么不是勇敢呢?Jacob有着大卫雕像一样的身材,大卫被认为是勇敢的化身,大卫全身赤裸,但没有人认为大卫应该多穿点衣服。

Jacob勇敢,善良,他是自然地化身。狼人守护着自己的领地,保护自己的族人也保护周围的一切,他们生活在自然当中,用大自然赋予的力量生存,他们勇敢,没有什么自然中的敌人能够伤害他们,他们善良,绝不会用自己的能力去过多的索取,他们感恩,生命是自然赋予的,也终将在死后回归自然,他们是生生不息的生物圈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你不能选择成为一个狼人,自然选择你成为一个狼人。我们早已被逐出伊甸园,但狼人依然生活在其中。

Edward,或者说吸血鬼则是欲望的化身。他们不朽,他们迅捷,他们强大,不像昏昏不可终日的人类,他们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像永不满足的人类,他们想要的东西专一而执着——人类的鲜血,更完美的是,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他们是邪恶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善良的吸血鬼。作为不死族,他们永无止境的向大自然索取,却永远不会回报。如果没有了自然,他们会迅速的消亡,如果没有了他们,自然只会更好。他们为所欲为,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却无需付出任何代价。Edward一直说吸血鬼是没有灵魂的,什么样的灵魂可以如此邪恶的存在?换句话说,什么样的理由可以使吸血鬼所做的一切正当化?没有。但我们都很喜欢库伦一家,因为他们不伤害人类,只伤害自然。如果你也喜欢他们,你看到自己的欲望了吗?

很讽刺的是,Bella可以选择变成一个吸血鬼,但是却永远不可能选择变成一个狼人。Bella
选择了吸血鬼,尽管Jacob不停的用自己的善良与勇敢温暖她,但她依然选择要成为一个冰冷的吸血鬼——That’s
who she is.

于是我问我自己,我会选择谁?我希望我选的是Jacob,我的确很爱他,但是我很清楚,那个未经思索在我心中一闪而过的答案是Edward。我想变得完美,而不仅仅是欣赏完美,That’s
who I am, that’s who we all are.

Then what about our soul?
我们与吸血鬼真的有那么不同吗?我们索取的与回报的完全不成比例,如果我们还有灵魂,也已经所剩无几,何不诚恳一点,都交给魔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