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斯图就是那个凶手,以此获得这种暴力的道德合法性

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突然砸进你的生活。广告推销员斯图的平凡小日子被它掀了个底朝天。

剧情介绍:
这部片子是讲述一个男人因为惯于说谎而最终遭到惩戒的故事。
斯图(科林•法瑞尔饰),是纽约一个普普通通的广告推销员。这天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他走进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亭,拿起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听筒。但是,这个电话却是致命的,电话里一个阴沉的声音告诉他,如果他胆敢挂掉电话离开电话亭一步的话,就叫他血溅当场。斯图理所当然的把这个威胁当成一个恶作剧,直到他将要走出电话亭,一发冷枪射来,一个无辜的路人倒下,恐怖才真正袭上他的心头:这一切都是真的!枪声引来了地区警员的注意。他们来到电话亭外,怀疑斯图就是那个凶手,现在只是畏罪躲在里面,并勒令让他出来。而斯图的解释当然不能让他们满意,反而让警察们更加怀疑。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嗅觉灵敏的媒体们也开始在电话亭外聚集,将这里变成了直播现场。这一切,仅仅是糟糕的开始。走在赶来现场的路上,有斯图的妻子和他在外的秘密情人,这两个不知道彼此的女人,注定面临一场相遇。斯图,究竟应该如何是好?是否随即而来的,将是一场灭顶之灾呢?
剧情评析:
谎言。生死临头的挣扎
片子全长仅80分钟,紧张的节奏压迫这我的每根神经。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男人每天周旋在客户、老板、朋友、妻子及情人之间,编织着各种谎言,他们焦头烂额却又乐此不疲。他们就这样自导自演着自己的生活,每天制造着各种希望,力图让生活更丰富多彩一些,寻求着各种刺激,而一旦发现危险性的来临,又手忙脚乱地自圆其说。比如斯图,如果他演技高超,而命运又偏爱于他,也许到死那一天,有些谎言也不会被戳穿。我们不幸的男主人公却在一个很平常的下午在一个很普通的电话亭里被一个躲在角落里的人用狙击步枪瞄准着,逼着他当着众人的面一点一点地揭露自己以前说过的谎言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妻子的承认自己曾对别的女人有过非份之想,承认自己每天在这个电话亭里给别的女人打电话并试图勾引其上床。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之下,所有所谓的人性全部暴露无疑。。他承认他这一生欺骗了很多人,他的客户,他的老板,他的朋友以及那个一心一意为他打工的小弟。也许,正是被剥光了衣服,正是心中的坦荡,最终使他觉得无所畏惧了,觉得轻松了,当他意识到他的妻子及那个他曾爱过的女孩因他而受到生命威胁时,他毅然扔下那致命的话筒,伸出双臂对着隐藏的威胁大叫着:杀了我吧,我才是你该杀的!然而选择只有一个。或者妻子,或者情人,当枪口在两者有之间游移时,主人公的眼神确实杀死了不少女观众,至少我这么认为。
在性命和尊严面前,他选择了前者。也许这就是人性的弱点。这个男人就这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层一层地剥开自己虚伪的外衣,当所有的谎言都在当事人面前被强迫揭穿时,他感觉自己就象一丝不挂般无地自容。他流着泪向妻子忏悔自己以前的过错,他重拾起每次给女友打电话时都要摘下的戒指并戴在手上,他请众人不要责怪他的女友因为她也是个被蒙蔽者。他承认自己爱慕虚荣,他身上有太多不光彩的地方和越来越多的缺点。因为着这样的时刻诚实能够换会自己的性命,是的当天空电台的直播开始了。我们可爱的男主角就流着泪水,说着自己的所有糗事。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尘埃。开始为了维护个人形象,他还半遮半掩。但没过多久,他的遮掩就被那个恐怖的声音击中,他边流泪边诉说。电话里要求他承认与情人的故事,并且大声说出“我想跟她上床!”甚至说“我想上她!”是的,对着救援的警队和成千上万的围观群众这样说。一个人在生死的关头是如此脆弱,掩盖了也许大半辈子的谎言就这样被自己捅破。枪声响起,他应声倒下。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人倒下,警方认为这个就是凶手了。威胁没有了,我们的男主人公也迎得了美人归,一切应该都应付过去了。然而在恍惚之际,那个幽灵般的人手提皮箱绕到他身边,轻声说道:如果你不能坚持刚刚学会的诚实,我还会给你打来电话的。这个声音我想会令他一生都不得安宁的。他挣扎着想知道这是不是梦境,他想知道这个不许他说慌的人是不是要继续威胁着他的一生。
场景﹑结构﹑拍摄手法分析:
整部戏的场景仅仅限于一个路旁的电话亭,所有的情节跟着那个缠绕听觉神经的电话而承转起合。这个特别时刻的特别场景注定了影片节奏上的递进关系。当观众们都不得不盯着那里的时候,导演的小成本的制作也可以取得成功。开始的送比萨的人应该是凶手吗?还是凶手的帮手呢?这样的悬念最后还是没有解决。如果开始斯图没有对他那么凶,那么结局这样吗?这样的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比如他如果一听到那个电话就调头走了,那么还有什么可怕的?问题是,我们可爱的主人公并没走,他一进入游玩戏就退不出来了。他从骄傲宣称可以为打电话者安排工作,到妥协再到恐惧最后到绝望,一切都发生在一个电话亭里。科林•法瑞尔(Colin
Farrell
)突出的肢体语言表达出极其丰富的心理变化。这部电影的结构很明朗,从进入电话亭开始,这个故事就压迫这我们的眼睛,不管你在不在意,反正他就是那样低沉的控制着斯图,也控制着你的注意。约尔•舒马赫的拍摄有如讲普通故事一般不露痕迹,情节上的冲突,使记叙上很容易出彩。
经典台词:
“走出电话亭!”
“恐惧如何引导你的创意!”
“在你爱的人和陌生的人面前坦白!”
“我想和她上床!”
“我想上她!”

尽管电影过半时,我已渐渐开始意识到这个仿佛是犯罪悬疑片的凶手其实可能根本不存在。那个电话可能是上帝打来的,打来质问这个习惯于装腔作势的小人物,打来羞辱这个命犯桃花想出轨的丈夫。尽管这看上去是一个类似《七宗罪》的逻辑,要让人们对不经意间犯下的错误付出高昂的代价,让每个人在生死关头才恍然于自己无耻的贪婪和愚蠢的自以为是。尽管那个暗中的威胁者仿佛只是借用暴力来逼迫斯图和每个人做出良心上的自审,以此获得这种暴力的道德合法性。

然而,这个残忍的故事恰恰让我获得与此相反的感动。当天外之枪抵在我们的头颅之上,我们并不是简单地屈服于道德审判官的怒吼。当斯图终于掏心挖肺地把所有的小心眼、小诡计都公之于众时,当一个对妻子有所不忠但仍旧爱恋不改的丈夫终于敢于直截了当地说出“我曾经想要勾引其他女人,但我真的很爱你”时,当一个普通的广告推销员终于承认他只是想装作跟所有大腕明星都很熟时,当一个真正毫不出奇的小老百姓终于流着眼泪和鲜血站在你面前说他总是穿得西装笔挺想让人高看一眼时……我们想到的并不是他为何如此坏,而是我们哪个人又不是如此呢?当斯图的妻子听到他的所有表白后,眼睛里闪过一丛真正得到爱情的光芒。那不是热恋或婚礼上光洁无瑕的爱情,而是饱经摧折与考验却仍旧不曾堕落的爱情。

卢梭曾经高傲地在上帝面前叫嚣:“不管末日审判的号角什么时候吹响。我都敢拿着这本书走到至高无上的审判者面前,果敢地大声说:‘请看!这就是我所做过的,这就是我所想过的,我当时就是那样的人……请你把那无数的众生叫到我跟前来!让他们听听我的忏悔……然后,让他们每一个人在您的宝座前面,同样真诚地披露自己的心灵,看有谁敢于对您说:我比这个人好。”

生活本就不是完美的,然而它值得我们过下去也本来就不是因为它的完美。而是在瑕疵丛生的间隙里仍旧存留着理解、安慰和真诚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