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一个聪明的作家永远有办法让你意外,如果凶手是Keaton的老婆或许也会是一个好结局

       我是个看书不多的人,平时看的最多的应该就是悬疑推理小说了。
       
       当然,人各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头好。但个人认为,好的推理小说,应当是真诚而狡黠的。
       
       首先,没有过分暴露线索,让悬念过早揭晓,降低可读性。我相信绝大多数的推理迷都有一种聪明人的傲气,或者说是自负。阅读的过程,就是一种挑战作者的过程,总是有一种欲望,希望能在结局揭晓前就知晓真相,证明自己所想是对的,证明自己比作者更聪明。就好像片中的那个警察,在审讯中不断地向verbal宣示:I
can know the truth I want from you because I am cleverer than you.
是的,他的确聪明,他不断地获得线索,一步步推进事件的发展,甚至越来越逼近真相。就好像越靠近小说结尾,随着所知的增加,我们会愈加确信我们知道了真相。可我们忘了,阅读最好的小说时,在翻开最后一页前,永远不要太过相信你的直觉。一个聪明的作家永远有办法让你意外,甚至懊恼。

       在此之前先小说一下,就是其实开始看的时候我就大概猜出了不是Keyser就是Keaton的老婆。
当然这不是根据事实逻辑推理的,是因为看多了柯南片的直觉……
一般来说,最不可能的人往往就是凶手,Keyser是跛子,而且看似他整个计划都没有多少用,最有可能成为凶手。当然这种凭借第六感的无端猜测意义不大。。。

       另外,好的推理小说一定没有故意隐瞒线索,欺骗读者。为了制造意外而遮掩细节,只会令小说逻辑苍白,往往不能自圆其说。而且别忘了,看小说的可都是些聪明人,至少自以为是,故意的欺骗是一种侮辱和挑衅,而真诚是一种尊重,就像电影里verbal说过:I’m
not a rat.

       不过,我想大部分看多了此类影片的人从一开始看本片就认定了瘸子
Kint是幕后主谋,因为大多数的高智商犯罪片都会这么拍。但是可能正是导演的圈套。导演就是要让我们从一开始就猜到谁是幕后主谋,然后逐渐开始动摇、开始怀疑,一直到相信Kint是个无辜的可怜人时,又突然让我们推翻前面的推理,就像那个警探一样,对自己的不坚定懊悔不已。我也是这样,到最后就基本上觉得Kint不是凶手了

       正着看你永远发现不了伏笔,猜不到结果;知道真相反过来看,却发现处处有伏笔。高明的是将细节始终一五一十摆在你眼前,可你就是看不到,而最终,一切细节都能合情合理推出结局,缺一不可;更高明的是,用一套线索引领你思考从而主动得出他想要你知道的结论,因为相比别人直接告知的,聪明人更相信自己得出的推论。以为自己胜券在握而满足,才会为自己一直深陷圈套而抓狂。片子中,警察得意地主导审讯,一步步从愚蠢的跛子那逼问出真相,然后满足而高傲地坐在桌上喝咖啡,却不知道从手上拿起咖啡杯的那一刻,就已宣告了他的失败。

       此外,如果凶手是Keaton的老婆或许也会是一个好结局。比如在5人拘禁的时候她完全可以去透露让人赚一笔的消息,又比如Keaton临走看她的时候她露出了可以理解为诡异的微笑,这样也许她察觉到他在看她但装作不知道。
       再比如5个人要处理Kobayashi(胡诌的助手名字)的时候她恰好在楼上,这可以理解为她预先设定好的,一旦有危险就采取这种方式。
       当然还有一点说不过去,就是与Keaton的感情。不过,可以加一段来说明她完全是因为利用关系而和他在一起。这样就可以比较好地解释这个问题。

       能被称之为经典的推理小说,只有凤毛菱角,可见营造这样一种亦正亦邪、亦真亦假的氛围不是件易事。而且文字尚且不易,电影只会更难,因为电影对事件的还原度显然更高,从文字扩展到影像,显然容易暴露更多细节。若要极力隐藏,则会容易导致故意欺骗,尤其是这么一部完全靠人物撑起来的电影。比如像另一部由阿加莎小说改编的电影《零时刻》也是非常优秀,典型的一套线索、两条推理线,多种合理的推论,却只有一个真相。

       接下来转入对Keyser和剧情的一些具体分析。
       第一,开始的那段剧情,到底是谁杀了Keaton?
首先,肯定不是他的助手而肯定是Keyser,而且应该在最终结果揭晓之前一点就该知道了,因为可以联想到开始那个黑衣人看了一下金表,还用金打火机点了火。现在明白为什么在Keyser走出警局的时候要专门给还东西一个小段了,原因就是特别交代Keyser有金打火机和金表!!这可是血淋淋的前后呼应~~~

       回到这部影片,先不考虑人物因素,单就电影剧情和拍摄而言,它无异符合了优秀推理小说的特性。

       第二,到底是谁杀了McManus和Hockney还有Keaton的女友?
其实具体想来影片中没有明确交待杀死McManus和Hockney和Keaton女友的凶手。不过可以推断出来。
Keaton的女友应该是助手去杀的,这个很明显因为Keyser呆在警局没时间嘛。
       至于其他两个人,应该不是助手而是Keyser亲自动手的。从影片来看,McManus开车仓被射中后逐渐转身,他想露出惊讶的神情但还没来得及露出这样的表情(估计是导演安排,想要达到一种欲言又止的效果),这说明杀他的人是他认识的人,这里明显是说Keyser。导演之所以要这个特写镜头应该就是想表达他是被认识的人所杀的。
       此外我之所以会肯定不是助手,因为Hockney死的时候说的那句“The
strangest
thing”。首先,他对Keaton这么说,至少有一半的可能不是Keaton。其次,他说这种话,是应该有推断出是谁杀了他,但却不能确定以及不敢相信。可以知道他都有力气走出来,如果凶手是助手,他完全可以用最后的力气射击(哪怕没有射中),此外,如果助手杀他,肯定会一击致命。而如果是Keyser有可能因为短暂的犹豫而错失机会。
       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因为他是被刀插到脖子后面死的,凶手有可能是在暗处偷袭,而Hockney可能觉得奇怪的原因有两点:1.看到或者猜到是Keyser,但对于他不跛脚以及之前伪装的一切很惊讶;2.没有即时杀他,而是让他多活了一会直到有时间走到船舱门口。
       所以,怎么想都只能是Keyser。。。。

       可以看到,电影里有许多重要的细节。

       第三.为什么Keyser没有当场逃走?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结合网上大家的分析终于明白了。
影片开始和结束有对码头一堆绳子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特写,如果仔细看背后会有一只左眼睛和一个人头部的左上小块(我看了~~)。首先,这个人不可能是Keyser,因为Keyser完全可以逃之夭夭,用不着躲在那,所以这个人肯定是那个幸存者。其次,这个幸存者不是那个线人,在开始就说了有一具中两枪的尸体,那才是线人,而且线人会说英语~再次,最关键的,我看的时候感觉那个人头部皮肤是被烧灼过的痕迹,所以肯定是那个线人~~~
       所以此人肯定是那个后来的幸存者,他也看到了线人所说的Keyser的样貌,Keyser之所以会被关进警局,八成是在要解决那个幸存者的时候被发现了,然后被警察带走。

1.
首先,影片开头,Keyser正准备杀害Keaton,镜头切去了他的脸,但却特意拍了他点烟的动作,这里有两个暗示:

       第四.既然是编造,为什么最后要给助手镜头?
       最后给了助手一个镜头,就是为了说明kobayashi这个名字虽然是胡编的,但这个人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也是为了告诉观众,这个故事基本上都是真的,不然这个电影就太没有意义了。

       第一,通过镜头我们可以看到Keyser的金色打火机,如果再仔细点的话,可以看到他一晃而过的手上戴着一只金表。如果你已经完整看过一遍了,那你会发现,结尾处,verbal被审讯完去柜台领回私人物品时,接待的老头给他的就是一个金色打火机、一块金表、一盒香烟。而这些关键物品在影片当中也出现过。

       最后再提一下,影片中有很多前后经典的细节~~
       第五.很多地方有前后照应。
比如开始报道中了两枪的告密人漂在湖面上后来果然是两枪,又比如油桶露出的油开始有被Hockney射出两个洞的情节。

       第二,开头处Keyser杀人时先是抽了一支烟,而仔细回忆或是再看一遍可以发现,整部影片中,verbal的标志性动作就是抽烟(比如:刚进办公室接受审讯时,或者在他的回忆中他们犯案时),而且需要注意到的是,整部片子里只有verbal是在抽烟的,这其实就是一直在暗示verbal就是Keyser。p.s.
特别要指出一个细节,审讯verbal的警察刚进办公室时,另一个警察想向他递烟,却被他以戒了而拒绝了,还有5人在车上讨论行动时,副驾驶上的同伙嘴里叼着烟却没有点燃,这些可以理解是导演特地安排的细节,为了不造成指向性模糊以便将吸烟塑造成一个只属于Keyser的辨别特征,着实太用心!另外,verbal刚进办公室,镜头给了桌上的烟盒一个特写,也可看作是一个暗示,这样的暗示贯穿始终。

       第六.Keyser说的话有一语双关。
       比如说COP说“Tell me everything.” Keyser说“There’re all
there”。表面上是说已经交待过了,实际上说的是在墙上。

2.
导演为verbal安排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身份——诈骗犯。影片开始没多久,5人被关进监狱有一段简单的谈话,关于自己的身份,verbal说他曾因诈骗被判刑6个月,而后来在其自己的回忆录中,Kobayashi指认他们与Keyser的关系,也说到他是骗了Keyser手下的钱。这些都在暗示,Verbal是一个骗子,他一直在说谎隐瞒自己。

       好了,时间不早了。
       我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

3.
在5人靠墙站被要求念指定句子的时候,作为旁白的verbal说了一句:五个罪犯不应该被关在一起,谁知道这样五个人关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再加上,这里还特地虚化了背景,单单对焦了verbal,看完电影,细细品味,的确颇具深意。

4.
叙述的故事开始时,也就是5人刚从牢里出来,作为旁边的verbal说到:做成这件事需要五个人,而五个人的关键就是Keaton。包括后面verbal去Keaton
家说服他也说:They don’t know me, but you
do以及他们不会带上我除非有你。这些无疑在暗示Keaton在Keyser计划中的确有很重的作用,作为他的替罪羔羊。因为像开始时说的那样,他是警察审问的关键,而且警察无疑对他很了解,另外他也有足够的权力和性格可以被人相信是无所不能又冷酷的Keyser。

5.
至于最后,大家都知道的,墙上的各种信息无不出现在verbal的叙述中,最终令警察发现了端倪,其实在verbal坐进办公室而警察还没进来的时候,镜头特意扫过了那面墙,也算是一个前后呼应的暗示。包括,verbal开始说故事前要求给一杯咖啡,也和后面摔碎的杯底出现破案关键的Kobayashi相呼应了。这里其实就像是推理小说一样,作者把所有线索都摆在你的面前,就像导演一开始就把所有线索挂在警官身后的墙上,甚至特地放进镜头,可你就是不会察觉。

       类似的暗示还有很多,不过需要非常仔细地查看好几遍才能发现。我认为,这个电影是绝对需要看至少2遍以上的,第一遍感受结尾的意外惊喜,第二遍可以带着真相去找证据,自己推理一遍,理清故事脉络。再之后,可以捉摸下演员的表演和导演的拍摄手法以及巧妙的设计。总之,每一遍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是个耐人寻味的电影。

       最后,要说的是重中之重——演员的表演!
       
       这部片子里,凯文史派西实的表现实在是太耀眼了,他在这部片子里绝对令人深深地震惊和惊艳。第一遍看的时候,由于他不断强调自己是无辜的人,配合他的各种表现,根本无法令人生疑。印象最深的是他那纯洁又无辜的眼神,令人被深深刺中,很难不对他心生怜悯,就好像最后目送他离去的警察脸上的神情一样,充满同情和可怜。另外,他整场被歪成90°的脚、畸形的左手、被警察逼问时蜷缩在沙发底下瑟瑟发抖,他懦弱地承认自己害怕Keyser因而没有挺身而出,他无助地为朋友的“背叛”而哭泣,种种行为配合可怜无辜的眼神,让我们虽有怀疑又觉得哪里怪怪的。

       就我而言,凯文史派西在电影里的表情,无辜懦弱之外,总有某些时刻可以让人感受到一丝阴险而危险的气息,可最厉害之处在于,他能做到让那丝阴谋而危险的气息游走在可怜无辜中,若隐若现又不喧宾夺主,可谓是在令人佩服。

       第二遍带着真相再看的时候,果然又看到了更多的信息,无一不让我觉得叹服。比如:

1.
开头5个人念句子时,凯文史派西充满邪气的表情和语气,回过头来看,确实令我毛骨悚然了。

2.
刚进入办公室接受审问时,他富有深意地单单转动眼珠观察墙壁,包括喝咖啡时他眼珠微微向上看着警官的杯底(写有Kobayashi),这些都没有动到脑袋,其实城府深的人往往善于利用细微的动作而不被人察觉,这的确是凯文史派西表演的细致而真实。

3.
其实最另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影片41‘50-42’08的这短短十几秒的表情。其实我们都会有这种经历,因为耍计谋骗到别人而别人不自知,所以内心暗暗高兴不自制地会嘴角微微上扬,却又强忍着自己不能笑出来以免被别人发现破绽。这种过分细微的表情其实很难表现出来,尤其要显得自然真实又不能太过明显,但不可否认绝对能增加电影的细节隐喻和真实性。这样的表演实在是强悍到令人惊叹,与当年教父里的阿尔帕西诺餐厅杀人的那段情节,有的一拼。

       这个角色只能说太适合凯文史派西,深沉内敛,从容不迫中又总是带有一种邪气,只能说真的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表情淡则少戏,多则暴露,他的拿捏就如小说描写般精准,却又比文字更生动。而那种气质,让人感到危险又忍不住要沉入那种魅力中般具有吸引力,只能说他在本片中的表现实在令人惊叹。

       运用现场刚看见的单词和信息,就能临场编出一个真假相交、毫无破绽的故事,并且能引导着别人一步步踏入他的陷阱、得出他要的结论,偏偏那人还毫不自知并为自己的聪明而沾沾自喜,相信这个角色将会成为影史上又一个充满魅力的经典反派,让人恨不起来的聪明人。

       因为我们绝大多数都只是那个警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