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中的男主角由好莱坞最具魅力的砖石王老五乔治·克鲁尼饰演,好像有点道理

他打包行李时,干脆利落,拖着一个性感的黑色箱子,在机场大步流星,踌躇满志,熟稔地通过所有登记关卡,在云端之上,透过机窗俯视着每一个城市的大地。

中年男人是社会上最孤独的人群,因为每天睁开眼后,他发现身边都是需要依靠他的人,而他无所可依。

到达目的地,他就开始工作,帮助客户公司——裁员。

2009年,在奥斯卡和各大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影片《在云端》(Up in the
Air)用一个凄冷的故事讲述了一位期望“落地”,但最终只能拥抱孤独的中年男人的故事。

这有点像死神,举着长柄的镰,尾随着某个人,在那人尚不自知的时候,已经暗自决定了对方的宿命。他端坐在每一个即将失业的可怜人面前,礼貌地、专业地、不由分说地告诉对方已经失去工作,而他就是来此和人家讨论所谓的‘未来’,他的镰,是一份份单薄的失业者再就业指南。

片中的男主角由好莱坞最具魅力的砖石王老五乔治·克鲁尼饰演。这位影坛最具影响力的演员,制片人,兼有外表和财富,是无数女性的梦中情人。可他曾发誓“永不结婚”,直到年过50才迎娶了全美资深女律师安度后半生。他在片中可谓“本色”出演,一上来就和年轻的女同事讨论“不婚”,甚至“恋人”关系也不愿确认。

他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不能算冠冕堂皇,好像有点温情,好像有点道理。如果只是作为旁听者,你大概会在不经意间被他的某个字眼打动。

图片 1

但是,熟练的残忍和克制的虚伪,在他圆滑的周旋中,总会有一丝渗露出来。

女同事骂他“懦弱”,会孤独一生。他生气的回应,“不过是想做自己,而且没有任何关系时稳定的,婚姻如此,甚至连亲情也会解体”。这个男人为什么害怕结婚?这要从他残忍且无趣的工作说起。

吼,原来他是一个混蛋,虽然,charming。

我宁愿在云端。

一直觉得混蛋气质本身就分外迷人。如他,不计较,也教身边人不计较;不在意,自然也不在意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按照他的人生哲学,每个人肩负背包,无论是在其中塞入物质或是感情,那包都足以把我们压跨,再难前行一步。所以,只有负着一个空包,我们才能像鲨鱼一样轻盈遨游。带着自己的‘空包’理论,他生活在云端,高、远、空,完全不接地气,没有朋友、疏远亲人,拒绝婚姻、否定感情。家,于他来说,是周而复始的空中旅程、连锁旅店里一尘不染的客房、随身携带的无数VIP卡。对了,艳遇还是需要的,这对他来说也不算难事,别忘了他是那种不用勾勾手指都有人会冲他飞奔而去的可爱王老五。
  
居然,他还是有梦想的,累积一千万英里的飞行里程。

图片 2

离他的梦想还有那么一丁丁点儿的差距时,他的计划几乎要被打破了。

瑞恩(乔治•克鲁尼
饰)供职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一家专为其他公司提供裁员服务的公司,一年有300多天辗转于全国各地的其他公司去解雇他人,机场和飞机就是他家。他没有女朋友,只有一个姐姐常常还会打来电话与他联系,他们一年可能就见得上一两次面,如同久未蒙面的邻居。

公司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小丫头,小则小矣,毫不含糊,要改变公司既有的运作模式,设立远程视频裁员系统,如此这般,裁人依旧,却不必再有出差、再有飞行、再有王老五爱得要死的生活方式。
王老五当然发飙了,在老板面前,狠狠给了小丫头一场下马威。这一下,却顺利把人家送上马,老板当即拍板让小朋友跟着王老五出差实习,有则改之,无则更好,早些把新系统建立好,把公司成本一刀砍下来。

图片 3

于是,两人必须同行,王老五的云端之旅添了一个拖油瓶。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在所有事情上此消彼长,随时准备灭对方威风,自己却也无意中挨对方几刀。王老五风流倜傥,也已生出华发,小丫头初出茅庐,还总叨念爱情至上;王老五看出小丫头剽悍之后的幼稚,工作中她忍不住插嘴,却几乎将事情搞砸,他不动声色替她圆了场;小丫头听出王老五‘空包’哲学的虚弱,因为他的包,并不是空的:他虽然不愿意却三番五次为妹妹张罗需要的婚庆照片,他虽然洒脱却和艳遇对象慢慢生出了真情意;王老五看似无情,却知道即使剥离一个失业弱者的最后自尊,也必须给予他面对面的尊重,小丫头看似讨巧,却在失业者活生生的痛苦前败下阵来,她花里胡哨的安慰更像花言巧语,把愤怒的人逼到绝望。

他最害怕的的就是回家,他那个毫无生气的,出租来的房间。他不需要购买house,因为他根本不会把它当做家。

两个不同的人,却也非常相象。设立一个理论,让它看上去无比完备,却在心底怀有疑虑;建立一个系统,看似无懈可击,在现实中却不堪一击。他们两个人,总在嘲笑对方之后,反思可笑的自我;总在标榜自我之后,审视对方的应对。他们都动摇了。

图片 4

王老五一反本性,拖着露水情人,回到老家参加妹妹的婚礼,他想雪中送炭,人家却不觉得他有那么热乎,他索性置身度外,却在婚礼行将破裂之时,挽回了妹妹所期待的俗世幸福。‘空包’理论,幻灭了。亲人、家庭、婚姻、稳定,突然之间盘踞了他的头脑和心灵,他不顾一切地浪漫了一把,来到情人身边,却发现了真相:他和情人,原本都在路上,轻盈奔跑,默契暗生,他以为彼此可以携手跑完余下的人生旅程,可是,他跑的是马拉松,道路漫长;而情人是万米选手,已然到达终点停下了,他只能孤独上路。

他有个目标,飞满1000万公里,拿到那张航空公司专门为他定制的卡片,见一见传奇的机长,成为终生会员,随时可飞往他地。

小丫头被恋人用短信fire掉了,命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当即崩溃。依照她庞大而系统的完美恋人理论体系,她在酒会偶遇几乎符合标准的对象,酒精的刺激之下,两人一夜温存。但是,翌日清晨,她逃了出来,无声地、冷酷地背离了自己的爱情理论。她亲自试用自己设计的裁员系统,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因她而崩溃,却依然驱离对方,用铅笔划掉自己亲自裁员成功的第一人,深知自己的某一部分也因此永远消逝了。她忍耐着,看着自己的系统逐渐上轨,但是某个失业者的自杀,终于让她难辞其咎,放弃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图片 5

王老五在最失意时,实现了梦想。他接过象征一千万英里飞行里程的特殊VIP卡,沮丧万分。年老的机长坐在他身边问道:“Where
are you from?”他避开了对方的目光方能回答:“I’m from here.”

他喜欢在云端的孤寂生活,所以他必须讲究效率;不光在生活和工作上,就连在感情生活上他也希望“轻装上阵”,无后顾之忧。因此,他有个背包理论:

……

图片 6

如果,我们都错了该怎么办?如果,我们奋力争取的生活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该怎么办?如果,我们的时间被耗费在自以为是的岁月里而我们终于后悔了,该怎么办?

把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让扣带不要勒的那么紧。他到处巡讲这个看上去有点前卫的理论,他希望人人都像他一样,抛开传统的拖累,为自己而活,少一些负担,丢一些牵挂。他第一次和上进的女同事娜塔莉出差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她丢掉旅行箱里的“多余”物品,让她“走”的更快一点,排队更少点,浪费更少的时间。

云端之上,我们还是无法轻盈;空包之重,我们还是无法承受,那么,该怎么办?

图片 7

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答案,我们还能怎么办?

在云端的生活,不断减轻的背包,让他的生活死板又无趣,他只有在开除他人时才有点人情味,他其实善于和他人沟通,能看穿他人的心,敏感又细腻,他只是害怕失去,所以宁愿不曾拥有。《在云端》是残酷的,它全方位的展示了孤独的模样,让我们以为有解药,其实最终得到的只是慢性毒药。云端背包先生瑞恩在工作和生活中先后遭遇两位女人,她们都要“革”他的命,让他接受改变或者接受现在。娜塔莉发明了远程开除系统,通过网络和屏幕就可以远程开除他人,这样能为公司节省大量的出差费用,老板对此大为惊叹,希望马上施行。

只能继续起程。

图片 8

于是小丫头找到新的工作,在人生的首次失败之中感受到他人的善良鼓励。

这无疑要了瑞恩的命,不用出差,意味不能飞行,意味不用背包,意味要长期呆在一个地方,那个阴冷的房间将成为他的家,想想都觉得可怕。老板要他带着年轻的娜塔莉出差,完善远程开除系统,一老一少就此踏上了行程。两人从世界观、价值观都有着强烈的冲突,娜塔莉是为了男朋友才来这里工作的,她梦想23岁就结婚生子;这对于瑞恩来说无疑天方夜谭。

于是王老五依然穿梭于云端,虽然偶尔他会放慢脚步,松开行李,独自感受孤独飞行中的人生轨迹。

工作的变革让他郁闷,不过生活上似乎有了转机。在旅途上,他遇到了“骑虎相当”的魅力女人亚历克斯,无论从性格还是品味,价值观还是人格魅力上,他们都棋逢对手。

图片 9

第一晚的激情后,两人很快交换了行程表,在他们一次次的出差旅程中,竟可能在同一个城市相遇,继续调情,为枯燥的生活提供一些润滑剂。娜塔莉和亚历克斯其实都是瑞恩的人生导师,一个从精神上告诉她家人和爱情的可贵;另一个则从肉体上宣告对于家和爱情的真实态度。

图片 10

前者“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后者甜言蜜语,口腹蜜剑,表里不如一。瑞恩渐渐活了过来,因为娜塔莉遭遇男友背叛,所以他带着两个女人参加一个放纵的派对,在派对上我们看见了一个原来也会扭动身体,充满活力的中年男人。因为姐姐的召唤,他回故乡参加了亲人的婚礼,他带上了亚历克斯,两人仿佛情侣一般出双入对,在他读过书的学校走廊里亲吻,在篮球场上找寻美好的回忆,

图片 11

他甚至成为了劝服了一个男人应该去结婚,改变了自己“不婚”的态度,在虚无的情感中找到了爱情存在的价值,那就是亲情的羁绊,人与人之间不灭的联系。

人从来都是害怕孤独的,保持着群体动物的本性。终于,他放下了自己的背包理论,搭乘最近的一班飞机去到亚历克斯的城市找她。他欣喜若狂,第一次感受到剧烈的心跳,沸腾的血液。可当亚历克斯打开门的一刹那,只有一地的尴尬和欺骗。

“你的不成熟会搅乱我的身后,你这是我生活的调剂,以后想见我,可以先打电话给我”。当晚,亚历克斯留下这段回应,瑞恩失望的挂掉电话,重回“云端的生活”。原来,亚历克斯要的是波伏娃和沙特一样的关系,

她坚守着“必然之爱”,但也不拒绝“偶然之爱”,他的话很清楚的太残忍却又充满了诱惑,我们可以互为生活的调剂。可这一次,瑞恩却动了真情。动真情的会先死,动心的一刻就是失败的开始。

图片 12

哈罗德曾写过一个小说,讲一个出轨的丈夫,面对妻子的离去,拚命挽留,最后和妻子、情人坐在一起,谈各自的感情历程。情人与丈夫的感情有多销魂,妻子与丈夫的感情就有多痛苦。最后,那个鲜亮的情人说透了一切:“我在你床上,她在你灵魂里。”

《在云端》残酷的就是用反高潮的方式,以低落的结局,让男主角仅仅留在了床上,而没有进入对方的心里。瑞恩从新开始了“飞”在云端的日子,生活照旧继续,不过他内心有了温度,行为有了改变。他兑换了自己的飞行里程,给亲人全球旅游的机会;他大力推荐了能力不错的新人娜塔莉到新的、更适合她的公司就职。瑞恩从前是一直在云上,待终有一天想要落下来的时候发现,与其说没有适合自己的枝干,不如说是自己没有脚,于是明天继续在云端。《在云端》的导演贾森·雷特曼继续让自己的主角在影片中“撒谎”,

图片 13

瑞恩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不婚”主义者,结果最后会想不成熟的男孩一样冲到对方的城市,希望带去惊喜。他剥夺了他爱的结果,但给了他可能,并留下了美好完美的经历。其实,经历不就是最好的留念吗?就像瑞恩的工作,辞退别人,但告诉对方,这份工作的经历才是你最好的回忆,忘掉失业,从新开始,以后你会不记得这次辞职,只会记得曾经来过。《在云端》在主线故事中,加入了一条非常明显的暗线,在影片的开始,当中和结尾,出现了多位面对辞退的普通人,他们一开始都对突如而来的失业心生恐慌,

图片 14

知道片尾,他们想到有家人的支持,家人的存在,家的温暖,他们重拾勇气,有了从头来过的勇气。这结合了当时美国经济危机的大背景,失业率高涨是否会摧毁一个又一个家庭,击垮一位又一位中年,甚至老年人?为了家人的一个笑脸,一次拥抱,一顿晚餐,作为家中顶梁柱,我们必须重回风雨。可以质疑生命的意义,但爱与真诚还有家庭的价值,不容质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这胖子爱看电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